欢迎来到大闸蟹阳澄湖大闸蟹官网!《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阳澄湖大闸蟹
  • 大闸蟹首页
  • 关于大闸蟹
  • 大闸蟹礼卡礼券
  • 大闸蟹礼盒
  • 大闸蟹团购
  • 大闸蟹资讯
  • 联系我们
  • 企业定制
  • 在线提蟹
  • 【微影片儿】限地区:金甲将 1888型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公4两母3两 4对8只*3件

    文章来源:大闸蟹大闸蟹

    发布日期:2015-04-24 08:32:20

    文章分类:大闸蟹百科

    如何挑选优质大闸蟹?

    限地区:金甲将 1888型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公4两 母3两 4对8只 *3件458元包邮(下单立减)



    值友爆料原文:

    公4两 母3两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单张156元;3张折合152.7元/张;5张折合152元/张再赠铁观音。均低于今天上午同规格首页推荐。


    金甲将 1888型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公4.0两 母3.0两 8只装,售价196元,参加满180-40元、满550-130元、满900-220元。下单1件实付156元,已低于今天首页推荐;3件实付458元,每件152.7元;5件实付760元,每件152元,实测再赠送荣向苑浓香型588型铁观音552g装,该茶叶我买网同款有售。如叠加值友专享全品类券可更低。


    公主远嫁

    西洛晨,那个与她退婚的皇帝之六子。西洛晨替她穿好了衣服抱着她飞身跳出了客栈。
    翌日中午,阳光正好,宽敞舒适的马车上硕孝琴睁开了紧闭的双眸。头还有点疼,揉着太阳穴坐了起来,一切的动作都是那么自然。掀开被子,衣服被换了,她也没有在意,可能是焕珠吧,一转身西洛晨一身银色的袍子,正襟危坐,闭目养神“啊,你怎么在这呀”钻了回去盖好了被子。
    “我不在这还能在哪呀”
    “那我的衣服呢,西洛晨你卑鄙”
    “放心我对你可不感兴趣,要是我想把你怎样,我干嘛还退婚,娶了你不是正好”
    “那焕珠呢”她才想起,前天与焕珠约好,要是西明宇果真非君子那她就去城门口与她汇合,立即离开。想起昨天西铭宇带她去了青楼,而且还给她敬酒,怎么西洛晨又出现在了这里。“对了,你怎么在这呀,西铭宇呢?”
    这个死女人,差点就被西铭宇给染指了,她现在还惦记着那个色胚,为啥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孩子,差别这么大呢,硕义风的聪明才智她怎么就一点都没有呢。要是义风知道了这事还不知道会不会挖了西铭宇的眼珠“你就这么喜欢那些风尘女吗,总爱往里逛,你有时间还是好好温书别好人坏人都分不清楚……”
    “我不爱逛楼,我都是有目的的”
    “如果义风知道你要付出这么多去替他看清一个人,我想他宁愿一辈子都看不清这样的人吧,要说看人义风可比你会看人多了。”
    “西洛晨,你说什么我不懂,我只知道我是为了我哥哥好”
    “所谓的为了自己好就是和西铭宇那样的人去青楼”
    “去青楼怎么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呀,西洛晨你很讨厌诶”
    “真是能被你气死”西洛晨一脸的怒火离开了马车。他气她一个女孩子竟然不知道好好保护自己去青楼,去就去了竟然还喝那么多酒,真是该死,要不是下属来报说见过她,他才不会答应义风来接她呢。
    当然他也庆幸当初母妃安插人手在西铭宇的身边,不然还不知道这个笨蛋一样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危险。
    当年龙贵妃怀孕,本来就受宠的龙贵妃又得西帛远宠爱,后来龙贵妃的孩子没了,查到了瑾妃的身上,瑾妃被处死,西铭宇被罚到了这,母妃担心将来西铭宇会对他不利,为了安全起见派人密中注视着尧城里的一切。当初的西铭宇才七岁,看事情当然也只能看到表面的一切,事实却不是这样的,后宫里的争斗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看着西洛晨离开的背影,硕孝琴一片迷茫,真搞不懂他在气什么,还要她多温书,她是比不得哥哥读书多,但是她也明白仁义礼志孝忠德呀,难道西铭宇对她做了什么吗?还是他嫌弃自己麻烦?撑着一颗脑袋胡思乱想。
    离马车不远处的树上,西洛晨看着远处发呆,想到了幼时那个笨蛋一样的硕孝琴被欺负,就像一场电影,回放着过去的一切,莫名的昨夜的那一幕停留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焕珠买了吃的回来,远远的就看到西洛晨坐在树上,走进马车就看到硕孝琴在发呆。“小姐,你醒了呀,好些了吗”
    硕孝琴回过神来“焕珠,我们怎么在这呀,西铭宇呢”
    焕珠一脸鄙夷的样子“小姐你怎么还惦记着那个大色狼呀,他可不是什么好人要不是……总之安全了就是好的”
    “焕珠,要不是什么呀”抓住了话点问到。一脸的疑惑,这小丫头肯定有事瞒着她。
    “小姐,我是说还好在城门遇到了六皇子,所以回皇城的路上可以相互照应了”她答应六皇子别让她家小姐知道昨天西铭宇的恶劣行径。
    “那我问你,昨天我喝醉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你还说呢,西铭宇竟然想非礼你,还好六皇子及时制止了,才没导致事态发展的严重”她不能说的太清楚,不然依着硕孝琴的脾性估计得没脸出门了。
    “哦,那是西洛晨救了我是吗”
    “嗯嗯”焕珠头如捣蒜。
    “那我的衣服是你换的是吧”她还是觉得得问清楚了才能安心。
    “小姐,你想哪去了,要不是我那你觉得还会有谁呢?”恍然大悟到“你 ,你不会以为是六皇子吧,那个六皇子会那么生气”
    “我只是担心自己而已,怎么可能会想到是他呢”
    “小姐你要是真的担心自己就别在去烟花之地,别喝那么多酒”
    “好,答应你,以后不去了,对了,西洛晨在生气吗?”
    “是啊”
    “要不我去道个歉吧,顺便谢谢他救了我”下了马车,朝着西洛晨的方向走去“还在生气呢,西洛晨,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就没了”
    “有,还有就是谢谢你救了我”
    “然后呢”
    “啊”到歉,道谢没有了呀,还有啥呀,她真的想不到了呀“还有吗?”
    “当然还有”西洛晨笃定的说到。西洛晨想要的无疑就是她能答应自己不在去青楼。可是硕孝琴真的想不到还会有什么。
    “西洛晨,你到底要怎样嘛,惹你生气是我不对,我道歉,你救了我,我很感激,我也谢谢你,但是你还要上我说什么呢”
    “难道你就不知道自己错了吗”
    她确实知道自己错了,不应该去青楼,但是为什么要和他认错呢,按道理来说他们既没有婚约,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呀,“怎么,我要和你认错吗”
    “不然呢”
    “我,不该去青楼”低着头手指缴着裙带“西洛晨你可以别告诉我哥哥吗”他不想让哥哥知道更不想让哥哥替她担心。
    “那是自然”他当然理解硕义风的脾气。“你上来”
    “好啊”硕孝琴也飞身上了树,落在西洛晨的旁边“干嘛呀”
    “这个给你”西洛晨从怀里掏出了玉笛,递给了她。
    硕孝琴摸摸腰带果然不在了疑惑到“怎么在你这呀”
    “昨夜拾到的,知道这是你宝贝,所以就先替你收着了”
    “多谢”看着这风景不错硕孝琴挨着她坐下“给你吹一曲,就当是道谢了”还是那首《慈恩天下》笛声依旧美妙动听。
    “你就只会这一曲吗?”西洛晨质疑的问到。他才不会告诉硕孝琴他想再听一曲呢。
    “当然不是”
    “我还以为你的笛子只是装饰呢?”
    “怎么可能,西洛晨,你这是瞧不起我吗”
    “当然不是,如果你再吹一曲,我就相信。”
    “好,那本姑娘就再吹一曲,要你见识见识本姑娘的笛艺”
    “好啊,那我就洗耳恭听了“”
    我想要问你为的是什么
    请聆听大地万物心中语
    它有泪它有喜悲和生命
    你从来不曾用心看看这里
    怎么会发现另一个世界
    但我两在这风中如此相遇
    这缘分已是多么的神奇
    你听风在说话说着不朽的情爱
    那全世界最温柔的告白
    如果真爱在你心中永不更改
    你会看到风中七色的美丽
    你的心会画出风中的色彩
    等待你牵我的手………
    ………
    绿草如茵,野花开满了山坡,蝴蝶蜜蜂结伴同游,虫鸣鸟栖,伴随着笛声,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和谐。
    焕珠看着树上的两人,好似一副画,暗暗的想:她家小姐和六皇子本来就是天生的一对,只可惜六皇子退婚了,如果没有退婚说不定她家小姐现在也是皇子妃了,与六皇子一起出双入对的多幸福呀!要是能这样一起下去,说不定还会再结亲呢?
    西洛晨闭着美眸,听得入神的他还沉浸在硕孝琴的笛音里。
    硕孝琴看到了他美奂绝伦的侧脸,起了想要戏弄一番的心情,抓起自己的墨发,慢慢的靠近西洛晨的脸,一点一点的慢慢贴近。
    西洛晨感受到了是她的戏弄,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也想吓唬她一下。拿出之前摘的狗尾巴草“毛毛虫呀”一下子闪现在硕孝琴的眼前。
    距离太近,硕孝琴还没看清楚就吓了一跳,收回手往后靠,这不靠还好一靠全完蛋呀,就这么离了树栽了下去。西洛晨手急眼快的一手拽住了她一手抓住了树。
    两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咔嚓一声树枝断了,原来抓住的是一支枯腐的树叉,两人狼狈的摔了下去,硕孝琴的背着地,西洛晨就这么直直的附身了,思目相对,犹如一眼万年……
    马车上的焕珠看到了刚才惊心的一幕,下了马车急急忙忙的奔了过去“小姐,你没………”看到地上紧贴着的两人后面的话全咽肚子里去了。看的她那叫一个目瞪口呆呀
    硕孝琴回过神来,推开了西洛晨,自己爬了起来。“焕珠你刚才去买的什么吃的,我都饿了”
    装的像个没事人一样,其实脸早就红的像红烛一样了,红的都可以滴出血来了。
    “哦,有芙蓉糕,莲子糕,桂花糕,绿豆酥,梅花香酥饼,还有玫瑰酥,杏仁酥,小姐要吃哪一种呀”
    “都吃,都吃”头也不回的朝马车走去。
    西洛晨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莫名的有种欢喜,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没一会自己也跟着上去,到了马车上看到焕珠一一摆开的各类糕点,而那个说饿什么都吃的硕孝琴却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不见人。西洛晨微微一笑“这是怎么了,不是说饿了吗,怎么不吃东西呀”西洛晨随手拿了一块桂花糕品尝到“果然不错,好吃”
    焕珠知道,她家小姐肯定是羞涩了,现在在闹小脾气了,昨夜喝了那么多的酒今天都中午了不吃可不行“小姐,快起来吧,好多都是你喜欢吃的呀”
    “哎呀我不饿”她不是不饿,而是不知道怎么面对西洛晨。
    “小姐,你就算再不饿也多少吃一点吧,一会还要赶路呢”硕孝琴把脑袋也埋了起来。
    西洛晨挨着她坐下拉了拉被子,她倒好把自己的脑袋埋的更深了。西洛晨又拉了拉她的被子“你是打算把自己捂死吗?”硕孝琴不为所动,西洛晨继续说到“我答应义风要把你安全接回去,要是她的宝贝妹妹出了事我不得躺着回皇子府呀”
    她也不想为让西洛晨为难,掀了被子就坐了起来,朝桌子移了过去,拿起桌上的点心就吃了起来。
    西洛晨笑了笑,看着她吃点心。硕孝琴感受到了西洛晨注视的目光,也不自觉的把目光朝他看去,手里抓着一块芙蓉糕问到“要吃这个吗”
    “你慢慢吃吧,吃完我们该启程了”
    好半天硕孝琴收回了手淡淡的哦了一声又接着吃。
    待硕孝琴吃好,西洛晨便吩咐了启程。 


    如果您觉得这篇小说符合您的口味,关注公众号“微影片儿”回复“公主远嫁”即可免费观看啦!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也可以看哦!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



     夜里,马车行到了普江,四人找了间客栈投宿。叫了吃的就开始吃,不知怎的好端端的,硕孝琴吃着吃着就被呛到了。旁边的焕珠拍着她的背“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摇了摇头。
    “喝点水吧”西洛晨到了杯水给她。
    “谢谢”接过水就喝了起来。
    吃了饭大家都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硕孝琴以为西洛晨还没有起床就拍着门叫到“起床了吗?起床了吗?”
    西洛晨站在他的身后问到“怎么了,有事吗”
    “听说普江河的风景不错,要不要一起去逛逛,顺便买一些吃的路上吃”
    “嗯”
    “那我们在楼下等你”说完就想往楼下走。
    “不用了一起下去吧”西洛晨也跟着她就往下走。
    早晨的街道好似有点冷清。能看到的商贩也很少。三人一起朝普江河走去。
    清晨的普江河,还沉浸在白雾的梦里没有醒来,看客很少,清净却也唯美。
    硕孝琴开口吟到“
    树带荒村春冷落,江澄霁色雾霏微。
    时危道丧无才术,空手徘徊不忍归。”
    西洛晨笑了笑“非也非也,普江的百姓生活哎算富裕,而你所吟的前两句是自甘逐客纫兰佩,不料平民著战衣。不应情也不应景当下最合适的应该是这两句……”
    “江氛海雾暗前村,四望秋空一白云。忽有数峰云上出,好山何故摠无”硕孝琴念到。
    “呵呵,确实是这几句,没有想到你也会这几句”
    “小姐总是爱看公子的书,这些个诗小姐可能熟了”焕珠插嘴到。
    “别听焕珠瞎说,要是熟我刚才也不会念出树带荒村春冷落,江澄霁色雾霏微。时危道丧无才术,空手徘徊不忍归了。”
    西洛城也好奇她对诗到底懂多少“不然我们以诗尾开头好了”也就是诗句接龙,以上一句的末子开头。
    “好啊,你先来吧”
    “刚才所念之句忽有数峰云上出,好山何故摠无,那就以无字为首吧”西洛晨看着远处水中的鸳鸯道“无端陌上狂风急,惊起鸳鸯出浪花”
    “花花结结净无尘,却笑庄严未是真。”硕孝琴笑道。
    一个真字还不算难“真宰动洪炉,万物皆消息。”西洛晨看着眼前的自然之景答到。
    “不错呀,万物皆消息。”硕孝琴看着西洛晨说到。随即也念出了下一句“息以两踵无与喉。世方窘若鱼吞钩……”
    西洛晨爽朗一笑“哈哈《睡起》,怎么,早晨起太早困了吗”
    “不,当然不是了,只是觉得不错就念了这句”
    “原来如此,不过你还好没有念下一句,不然我还真答不出下一句,到是钩字,简单简单”
    “那如何简单呢”
    “钩陈苍苍风玄武,万岁千秋奉明主,”
    “一个主字也简单”硕孝琴微微一笑准备做答,焕珠道“这个我知道我知道”
    “哦,那你到是说说看咯”西洛晨饶有兴致的看着焕珠,想来硕孝琴的诗不错,她这个近身侍奉的人也肯定耳濡目染了。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酤取对君酌”
    “呵呵,好诗,好诗,好一句径须酤取对君酌,我到是也想去喝一杯,只是这才早晨喝酒对身体不好,作罢了”
    “那还接下去么,酌字也……”
    “小姐,要不别对了,这么下去,你们得对到太阳下山都对不完呀,要不你吹一首曲子吧”
    “啊,这……”
    “我看焕珠说的也有理,你对诗确实熟,还是吹一曲吧”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我就吹一曲吧”从腰间取下玉笛就吹了一曲《男儿无泪》。
    山谷里骑马的少千陵听到了笛音勒马停下驻足聆听,默念到“好一首男儿无泪呀,真是有意思,拔出腰间的剑,轻轻一舞,剑回鞘,叶洛在了手中,飞身下了马,吹了起来,两两相和。
    听到远处传来的音律硕孝琴以为是西洛晨,回望了负手而立,闭目倾听的西洛晨,原来不是他,宫中所遇之人果然不是他。
    西洛晨虽然闭着眼睛,但是他也还是感受到了硕孝琴的注视,心想还好她发现不是自己。
    一曲毕,硕孝琴对这乐律传来的方向吼到“公子,竟然这么有缘,为何不肯露面呢”
    少千陵早以骑着马溜的没影了,听到硕孝琴的喊叫声也还是没有理会只觉一次就算有缘,太不靠谱。
    “小姐,可能对面演奏的是女的呢”
    “不可能,绝对是男的,我曾经在宫里看到过他,只是没有看清他的真面而已,这是第二次合奏了,可不是缘分嘛”
    “既然这么有缘肯定还会再见,我们也该回去了还要赶路呢”西洛晨提醒到。
    “是啊,小姐,我们回去吧”焕珠看着欲求求不得硕孝琴说到。
    “好,那我们走吧”收起笛子,收回思绪往回走。
    回到了城里打算逛一逛买点路上吃的干粮。走了没一段距离就听到了敲锣打鼓的声音。硕孝琴问到“你们说前面是干嘛的呀”
    “小姐,这么热闹肯定有人嫁娶呀”焕珠笑嘻嘻的说到。
    西洛晨说“应该是戏园的名角开戏了吧,听说普江有名的名角江九儿就在这城中”
    “那,我们一起去看看吧”硕孝琴提议到。
    “是啊,是啊,既然他这么有名那我们一起去看看也好呀”焕珠也说到。
    西洛晨想虽然答应义风要把他这个妹妹给安全带回去,也没规定时日,不急不急慢慢回去就是了。“那就一起去吧,闻名不如见面,戏唱的好不好不也得听过才知道”
    硕孝琴没有想到西了晨会同意,他是受哥哥之托来的,肯定会盯着自己督促自己早点回皇城,他的意见到是很令她意外。“好啊”说着就跟着人群涌入到戏楼门口。
    今天的戏开三场,早上,下午和晚上,早上和下午的两场都满座了,有座也没有啥好座了,他们只好选晚上的那一场。预定好了位置就打算回客栈,好好休息,晚上好听戏。
    “没想到这个江九儿的戏这么受人喜欢啊。”硕孝琴夸赞到。
    旁边一个路人插话到“那可不,九儿姑娘的戏那可是座无虚席呀。多少富商贵豪都抢着听呢。”
    “啊,他是女的呀,我还以为她是男的”焕珠惊讶的说到。
    “一看三位就是外地来的不知道了吧”那位热心肠的路人环顾了一下四周说到“诶,你们可千万别惹一个叫林安的人,他可是府衙林大人的儿子”
    “这位老人家,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硕孝琴疑惑的问到。
    “哎,你们是外来的,我就告诉你们吧,那个林安啊看上了九儿姑娘,想占为己有,不少人出手制止,结果都没有落得好下场,你们要是遇到了还是走远些的好以免惹祸上身呀”老者说完就离开了,生怕被林安的人听到要了他的命呀。
    “没想到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那九儿姑娘不是无辜吗”焕珠同情的说到。
    “我看不一定吧,也不知那个老人家说的对不对”
    听着她们主仆二人争论不休的样子,自己完全是被忽略了呀。西洛晨暗自好笑。
    “西洛晨,你怎看呀,你觉得”硕孝琴突然问到。看来也不是完全忽视了自己呀。
    “无风不起浪”四个字简单明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到了下午,硕孝琴又去拍西洛晨的门,西洛晨打着哈欠问到“这么早,又要干嘛呀”
    “当然是去早点好个好位呀”
    “忙什么,我们定好位的,不用急咯”
    “哎呀我们是想去早点,顺便看看那个九儿姑娘的真面目”
    西洛晨看着她戏虐到“不用看她了,看看你就够了”
    硕孝琴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羞涩道“你不去算了,我们先去了”说着就不理会西洛晨走开了。西洛晨只好跟着她去了。
    待她们到的时候,戏已经开锣了,唱的是《紫玉钗》第三场,主唱的是江九儿,还有李益的伴演者。而她们晚上要听的是第四场。没一会西洛晨也赶到了。“唱的什么”
    “紫玉钗”硕孝琴答到。
    “哦,是这出呀”
    “小姐,紫玉钗讲的是什么呀”焕珠疑惑的问到。
    “看了不就明白了”
    “看来这江九儿的美貌也不不是虚传的嘛”西洛晨笑着说到。
    “那又怎样,还没我们小姐好看呢。”焕珠一脸的骄傲。
    “焕珠,美貌是天生的,都是受赐于父母,并不是用来炫耀的,腹有诗书气自华”硕孝琴确实是貌美如花,有着倾国倾城之姿,但是她知道她的美貌都是外在的,而气质才能是得靠自己后天的勤奋与学习得来的。“九儿姑娘戏艺一绝,唱腔出人,自然也是一个美人儿,受人尊敬喜爱也是理应的呀”
    “小姐,焕珠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焕珠吐着舌头说到。
    “焕珠,你跟着你家主子这么久,竟然不懂你家主子的心,难怪你家主子要生你的气了”
    台上唱到了关键的地方“小玉啊,人生自是有情痴,十郎决非负心人。我与你愿作钗头双飞燕,钗在人在情永恒。做一对相依相伴同命鸟,不离不弃共死生。”李益唱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仿佛,当然江九儿的演技也不是盖的,一颦一笑,哪怕是一个眼神都是满满的情意。
    “果然是普江有名的名角,名不虚传呀”
    第三场完了,接下来是第四场,今夜的主戏。三人喝着茶,聊着天,等着下一场戏。兴致正浓,期待着下一场的开锣。等了好久终于巧锣了,看来是要开锣了,可惜并不是这样的。
    老板一脸的无奈,为了和气生财也还是露出了笑脸给客人道歉,说九儿姑娘这几天唱得太多了,嗓子不舒服,实在唱不了。
    几位慕名而来的客人在抱怨在吵闹。商人嘛财大气粗常有的事。
    老板也无奈,只好赔不是明天早上九儿姑娘一定把今晚未唱完的重唱一边。今晚没有听到的明天还可以接着听。
    一些商人也只好作罢。后来开场的唱得都是一些小曲,或者是卖艺的伶官雅技。听了一会也没什么意思,硕孝琴她们也离开了。 今夜普江城的街道热闹无比,一年一度的祭江节就是今天。普江的百姓靠江而存,江边的百姓大多为渔民商贾,为了祭拜水神,白天普江的官员会带着有名的商人,和德高望重的长者去祭祀,而晚上就会有一些活动,譬如画舫游江,放河灯祈福等等。
    硕孝琴这样的贵族女子,极少离开过皇城,来到这样一个热闹的地方,又怎么会不好奇呢,女儿家的好奇心什么的都露出来了,向她这个年纪的姑娘,贪玩也是一种本性了。
    “哇,小姐,那边的画舫好漂亮呀”焕珠指着河里的一只画舫说到。
    “是啊,要不我们也去游江好了。”
    “好啊,正有此意,我去找一艘画舫,你们在这等我”
    “好啊”硕孝琴高兴的看着他。可是西洛晨刚刚走,她就脚底抹油准备开溜了。
    “小姐,我们不是说要在这等晨公子吗”焕珠不明白自家小姐的意思问到。
    “没事,我们先去看看别的,我看那河灯不错,一会我们也买几个去祈福用”
    “是啊是啊”
    说着两人就朝着人群中走去。接近人群的同时也接近了麻烦。
    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人也一样,有好有坏,总之世界之中凡是存在的东西,就有相生相克的。
    一个陌生的男人紧跟着硕孝琴,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盯着她腰间的玉笛。寻找时机以便下手。
    “姑娘,看看河灯把,好漂亮的”一位商贩在叫卖希望硕孝琴能光顾。
    “老板,你这个河灯怎么卖的呀”硕孝琴拿着一个做工精细的河灯问到。
    “姑娘你的眼光真不错,这是最好的一个了,如果姑娘真的想要,可以少一点”
    “老板我要三个”
    “唉哟姑娘,这个样的只有唯一一个了,不如你挑两个别的款式的吧”拿起了两个不错的给她“姑娘,你看这两个怎么样呀”
    “焕珠你觉得呢”
    “小姐我看挺好的,就这两个吧”焕珠高兴的说到。
    “那好,老板,这三个我要了”给了钱拿着河灯就回河边。
    那个盯了他好久的人假装撞掉了硕孝琴手里的河灯,手疾眼快的偷偷扒走了硕孝琴的玉笛。彬彬有礼的道了歉就离开了,刚刚走了一步,硕孝琴叫住了他“公子,难道你就打算这么走了吗,是不是应该物归原主呀”
    “这位姑娘,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在下刚刚是撞洛了姑娘的河灯,但是在下已经道歉了”
    “我说的并非河灯的事”她可不是瞎子,买河灯的时候就看到了他,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还偷了她的玉笛。
    “姑娘你有病呀,怎么还想讹人呀,神经病”说完就转身想逃。
    硕孝琴一把抓住他“拿了我的玉笛还敢逃,真的是活腻了”
    “听不懂你说什么,臭三八”那个男的也会点拳脚功夫反手摆脱了硕孝琴的阻挠。
    “怎么这么骂人呀,太没教养了吧”焕珠怒说到。
    “竟然还敢逃,焕珠接着”把河灯扔给焕珠,硕孝琴就飞身追去,一个踢腿而下,那扒手被打趴下了。
    眼看不能逃了,只好应敌,以迅雷般的速度起了身,双拳紧握,力道够足,朝硕孝琴袭击而去。
    硕孝琴的功夫也不是白练的,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就把那扒手打的站不起来了。
    焕珠在一旁拍手叫好,路人也有凑热闹的在一旁叫好。
    硕孝琴一脚踩着那扒手的脖颈“还不拿出来”
    那个扒手也没有想到硕孝琴的功夫那么好,他以为她长的好看穿着也不凡,就把她当成了养在闺阁里的柔弱女子。“姑娘饶命姑娘饶命”急急忙忙的把玉笛还给了硕孝琴。“姑娘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这回吧,我在也不敢了”
    “你早点交出玉笛不就没事了”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姑娘饶命”
    “哼,竟然敢打我家小姐的主意,真是活腻歪了”焕珠踢了他一脚“小姐,别放过他,这样的人就该送官府处置”
    “姑娘饶命,姑娘饶命”那扒手连连求饶。
    “好了,今天我就饶了你,别让我在看到你”硕孝琴收回了脚“焕珠我们走”
    一个回头就看到了西洛晨在看着自己。
    “不是要你在河边等我吗?怎么走开了”似乎是很生气。
    “我去买个河灯嘛,再说了你这么担心干嘛”
    “我是怕你有事啊,回了皇城不好交代呀。”
    “哎呀我不是没事嘛,放心好了,你刚才也看到了我把那个小偷打趴下了呀”
    “刚才确实不错,可是你也别得意,山外青山楼外楼,比你厉害的可大有人在呢”
    “你怎么和我哥哥一样呢,都爱拿我说教”
    “义风那是为了你好呀”
    “好啦,我知道,你不是去找画舫了吗找到了吗”
    “走吧”
    画舫被装饰的很美,各色不一的花环绕于船身,船上挂满了颜色不一的灯笼,把整张画舫装饰的美轮美奂,精美绝伦。
    “哇塞,小姐,好漂亮的画舫呀”焕珠惊讶的说到。
    “是啊,西洛晨,你去哪找的画舫呀,好漂亮啊”说着就上了画舫。也难怪这么漂亮的一艘画舫,是个女孩子都会希望自己能乘着它去游江。
    西洛晨刚刚想告诉她不是那艘,是旁边一艘,画舫的主人就来了“哪里来的没有眼见儿的丫头,这是我们林爷的画舫也敢胡乱上,想找死呀”
    硕孝琴蒙了,这不是西洛晨找的船么?看了看四周,难道不是这艘。
    “几位,抱歉了,我家小姐看你们画舫漂亮就想看看,还望原谅”西洛晨彬彬有礼的说到。
    “哼,也不看看这是为谁准备的船,岂是你们这些俗人能上的”
    硕孝琴也下了船,准备道歉谁知那人说的话气到了她,但是她还是行了一礼道“对不起,打扰了”
    “是啊,是啊,都怪我们眼拙,冒犯了各位,不知画舫是为谁准备的呀”
    “废话,当然是普江名绝江九儿了”那人得意的说到。
    令一个人看着身边的同伴“说这么多废话干嘛”
    “抱歉,实在抱歉”西洛晨道着歉便朝那条小乌篷船走去,蓬顶随便有点花装饰,船头船尾不超过三个灯笼。
    “原来是这艘呀,我还以为”硕孝琴一脸的羞愧……
    “这普江的人民生活还真是挺有情趣的,好多画舫都被预定了,只有这艘没人要的了,将就着吧”
    “有这么一艘也好呀,有总比没有的好,走吧”
    “小姐,你看,那不是江九儿吗,戏楼的老板不是说她需要休息嘛,原来是来幽会呀”
    “我看不见得,你看到没,她连笑容都没有,恐怕不是自愿的吧”硕孝琴分析到。
    “既然是不愿意,那她还出来干嘛呀”
    “这你就不懂了吧,林少是府衙里的公子,人都怕他,何况那个老板呢”西洛晨说到。
    “你是说,那个老板是被威胁的”
    “可不嘛,江九儿一场戏就能让整个戏楼座无虚席,老板肯定满赚,但是商人注重的是信誉的问题,这样的好日子,一场戏可是损失了好多了,老板自然不会同意,但是面对恶人,为了生意屈服那也是无奈呀”西洛晨分析到。
    “那个林安真是个恶霸”
    “提他做什么,我们不是来游江的吗,河灯不放了呀”西洛晨提醒到。
    船家划着船就离开了岸。尾尾相衔画舫,尽欢声无日不笙簧。硕孝琴他们那艘不起眼的小乌篷船也融入了其中。硕孝琴递给西洛晨一个河灯邀请到“一起吧”
    入了乡自然得随了俗,西洛晨接了河灯也同她们一起许愿祈福。“小姐,你许了什么愿呀”
    “你呢?”硕孝琴反问到。
    “我就希望自己可以一直陪着小姐,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就好了”
    “傻丫头,你不也得嫁人呀”
    “小姐这么好我才不要嫁人呢,那你呢,你许了什么愿望呀”焕珠也一脸的期待着她。
    “我就希望爹爹和哥哥健健康康的,还有那些贫苦的人可以过上好日子呀”这一路走来,她看到了不少的贫苦人,也看到了百姓的生活不易。
    “那,公子你呢”焕珠突然问到,硕孝琴也看向了西洛晨。
    西洛晨笑了笑“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啊,那我们的愿望不是不灵了,不行,要不我们把河灯拿回来重新许愿好了”焕珠后悔的说到。
    “哎呀,都漂走来,还怎么拿回了,没事呀,也许说出来了,老天爷才能听到呀”硕孝琴知道西洛晨不想说只好找了个这么个理由,焕珠竟然还信了,她只好这么安慰着焕珠。
    “不好了,有人投河了”一声尖叫声在繁华的河道上炸开了锅。
    硕孝琴闻身望去“那不是江九儿的画舫吗”
    “是啊,是啊,就是小姐你上错了的那艘”焕珠说到。
    “船家,划过去看一看”硕孝琴吩咐到。船越来越接近了,突然一个脑袋冒出水面,焕珠被吓了一跳“九…九…九儿姑娘”
    “快拉她上来”西洛晨说到。
    “把手给我”硕孝琴把手给了她,焕珠也搭了把手把江九儿拉了上来。
    “谢谢”江九儿道谢到,一脸的凄凉。
    “到船舱里去吧,外面冷一会着了凉就不好了”硕孝琴扶着她到了船舱。
    经过询问才知道。晚上的时候,林安去戏楼非要威胁她叔叔戏园老板,要她陪她游湖,没办法为了戏园的事只好答应,没想到林安竟然想要强占她,她只好跳河了,好在曾经学过水,瞒过了林安,不然她现在真的就清白不保了。
    “太欺负人了,真的得好好治治她了”
    “听闻林大人是个好官政绩好像还不错”西洛晨回忆着说到。
    “那也不能因为林大人而放纵了那个恶霸呀”
    “那是,恶人怎么可以放过呢,既然他是个人人讨厌的恶人那肯定不止做了一件恶事,这样的人怎么可以让他逍遥法外呢”焕珠义正言辞的说到。
    “我求你们,别惹那个恶霸”她感激他们给她帮忙,但是为了别人着想,不得不劝他们不要插手。
    “放心,公道自在人心,别怕,你帮我们就好了嘛”硕孝琴说到。
    “你要怎么办呀”西洛晨好奇的问她。
    “朝中有联名上书,那我们也可以联名告状呀,罪恶昭昭的他还怎么逃脱律法呢”
    “主意不错,恐怕还没写完就被赶出普江城了吧”西洛晨认真的说着。
    “不能明查那可以暗访呀,不是吗”
    “怎么访呀?”
    “我可以帮你们”只要能处置那个恶霸,我愿意为两位效劳。
    “你带我们去暗访就好了”
    上了岸,本来不打算送江九儿回戏楼的,但是断定近来林安应该不会去戏楼闹事了。只好把她送回去。
    一切计划打破了,本来第二天去看戏的,但是现在看来得干正事了。早上起了床,就到街边寻访,硕孝琴和焕珠都着男装,都称是朝中刚刚任命到民间查访的朝臣,一些人都信了。也都把委屈都说了出来。
    不说还不知道,一说才知道,原来林安是个这么可恶的人。强抢过民女,被那女子的表哥阻止,结果那女子的表哥被活活打死弃尸于山谷,为了一块丝帕欺压过商贩,穷苦百姓,为了一只镯子,强取豪夺,手段残忍……


    关联商品
    ASSOCIATED GOODS